电子书

番外之朋友【全文完】(1 / 2)

3个月前 作者: 南枝
番外之朋友【全文完】

番外之朋友

安淳毕业答辩后准备约着几个关系很好的同学一起吃饭见面, 因给清境打电话总是打不通,他就只好去了他们教研室问他的同门。

问了他的师弟,才得知,“小蝴蝶师兄?他出车祸了,根本没有来过学校, 他毕业的事情, 还是我们帮着办的。”

安淳这下震惊了, 问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后,又问, “你们去看过他没有, 具体情况是怎么样?”

师弟说,“他是在X市出的车祸,之后就在X市治疗了, 我们没有过去,楚老师过去看了, 说是没有生命危险, 但是还是比较严重的。X市还是比较远,要乘飞机过去, 我们现在又在忙期末考试,没有时间去看,就准备在考试完了之后派几个代表去看他。”

安淳点点头, 又问, “知道他在哪家医院吗?”

师弟摇头, “这个就要问楚老师了。”

清境那个白白嫩嫩婴儿肥的脸, 安淳想到他,就很容易将他想成小孩子。

再说,当初一起上本科时,他就知道清境的年龄要比他小三岁,故而将他当小孩子,那也是情理之中。

安淳的脾气坏,性格又别扭,在S大这么多年,朋友还真没有几个,清境和他关系还算不错的,现在这个朋友出车祸了,他无论如何也该去看看他。

安淳去找了楚老师,说了想要清境现在可用的电话和他住院的医院的事情。

楚老师将清境的电话和所在医院的地址给了他,又说,“他伤了喉咙,现在还基本上不能说话,你给他打电话,他恐怕接不到。”

安淳道了谢,说,“没事,最近我也没什么要紧事,就直接过去看他也行。”

安淳之后给清境去了电话,接电话的不是清境,而是冯锡。

冯锡说,“哪位?”

他的声音低沉威严,和清境那软软的声音差别太大,安淳怔了一下才说,“你好,我找清境,我是他的同学。”

安淳忘了自己曾经和冯锡有过一面之缘而且听过他声音的事情,他现在便以为这个声音是清境父亲的。

冯锡说,“他睡下了,而且嗓子受了伤,最近没法发声,不能接听你的电话。多谢你来电话问候。”

冯锡说得十分礼貌,但是也带着些冷淡,安淳不由说,“这样吗,我过几天要去X市,准备去探望他,不知道是不是方便。”

冯锡说,“多谢你这么关心他,不过不用麻烦过来了,他最近需要静养。”

安淳觉得对方实在太冷淡了,让他感觉很诧异,但是他也的确是不得不考虑清境家里人的反应的,所以又问了问清境的情况,关心了几句之后就将电话挂了。

本来决定要趁着这个时候去看清境的,因为被拒绝便也没有去。

这阵子正好比较闲,无事可做,而顾策霖又忙事情不在,安淳想和他在一起而不得,就约了孤家寡人的梅毅一起出门旅行。

安淳还有其他几个朋友,不过这些人至今即使还没有立业的,但是也成家了,自然不会抛下媳妇来和他在一起,每次能够约到的人,也就只有梅毅了。

安想容在欧洲旅行的时候,遇上了一个业余古董鉴藏家,两人颇谈得来,才三个月,两人就确定了恋人关系,安想容便也没有那么多时间来陪安淳了。

这次约了梅毅旅行,安淳还是先带着梅毅回了一趟家,问安想容要不要一起。

安想容说,“你詹姆斯叔叔要来家里作客,我正想着和你说这件事。”

安淳愣了一下,“他要来家里作客?”安淳诧异,是因为安想容如此正式地说出来,大约是要和詹姆斯考虑成婚的事情了。

安想容对着他笑着点点头,又拉过他的手,目光温柔地看着儿子,说,“他提了两次了,不过我之前都没答应,他提第三次,我也就不好拒绝了。”

安淳还没有见过詹姆斯,原因是他这半年都在忙着,没有时间陪他母亲出国去玩,他母亲前半生都被拘禁在一个地方,以至于后半生里就像是患了不能在同一个地方呆太久的病一般,她必须得到处旅行,安淳却没法子陪她。

安淳虽没亲眼见过詹姆斯,但顾策霖却不会让一个危险的靠不住的男人和安想容在一起,所以在詹姆斯追求安想容的时候,顾策霖就好好调查过这个人了,此人倒是从各方面都靠得住的,他比安想容小三岁,离过一次婚,有一个比安淳小四岁的儿子。

安淳想了想,就说,“既然如此,我就在家里,安排接待他。”

于是梅毅作为安想容的义子,他觉得见一见义父是义不容辞的事情,便也在顾家停留了下来。

詹姆斯带着儿子来顾家的时候,顾家在主宅里接待他和他儿子派克。

顾策霖本有事,也抽了时间回来,顾家老二被送去英国和他老婆儿女团聚了,但是只是换了一个地方监视起来,顾家老三一家待在家里接待詹姆斯,也算是十分尊重安想容,大约也是一种表达唯顾策霖马首是瞻的意思。

詹姆斯知道安想容的出身不一般,只是没想到还是超出了他的设想。

不过安想容也对他解释了,除了安淳是她的亲儿子,其他的,都是她前夫的第一个妻子生的儿子,现在顾家当家是他前夫在外面的私生子,虽然顾家家大业大,但是她并没有任何遗产继承权,只是拿着顾家每个人该有的零花过日子。

小主,这个章节后面还有哦^.^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,后面更精彩!

詹姆斯自然不是一个想靠女人的人,他这次来顾家,只是按照中国习俗,来提亲。

说是提亲,其实只是和顾家说一声而已。

顾家对他和他的儿子招待十分客气,安淳是个长相漂亮的人,詹姆斯的儿子派克第一眼看到安淳,就对这个以后的继兄产生了好感,他是做设计的,还在上学没有毕业,而且对中国文化十分喜爱,几乎每年都要花费不少时间在中国做自助旅行,走过的地方,比起顾家的每一个人都多。

詹姆斯和安想容的婚期定在了八月,定在巴黎举办婚礼。

于是安淳毕业后,并没有及时进入家族企业做事,反而陪着安想容确定成婚的事务。

因此种种,到安淳又想到清境的身体应该好多了,他应该去看看他的时候,已经是要到八月了。

安淳在一个傍晚坐在避暑的山上别庄阳台上感受太阳余晖,晚风吹拂,十分凉爽,突然想起来清境,他去拿了手机来,拨打了清境的电话。

“喂,你好,我找清境。”

安淳以为又会是另外的人接听,所以才说了这一句。

清境听到这个声音就知道是安淳,说道,“安淳吗?好久没联系,你还好吗。”

安淳笑了一声,“我当然是好的,就看你好不好了?你最近身体怎么样,我上次给你打电话,你还不能说话呢,是你父亲接听的电话,他说你需要静养,不能见客,我就没有过去看你。”

清境怔了一下,说,“我最近身体好多了,没什么事。不过,我父亲并没有在我这里,你什么时候打的电话。”

安淳就说了当时的情况,清境想了想,突然笑了起来,“根本不是我爸,是冯锡吧。”

安淳想了一下,“冯锡?上次在你宿舍遇到的那个人?”

清境说,“就是他啊。我现在在他家住着的。”

安淳惊讶说,“你们确定关系了?”

清境丝毫不扭捏,道,“是啊。我们在一起。”

安淳就是挺喜欢清境这种有什么是什么的性格,而且清境的那个脑子,和一般人也不一样,里面没有花花肠子,是个值得相交的人。

安淳说,“那恭喜你们了。”

清境笑道,“谢谢。我们最近挺好的。我听一个师弟说,你结婚了,还是和一个男人,是真的吗?”

安淳一听他这么说,就知道自己毕业后,同门师弟师妹将自己结婚的事情传扬出去了,他也并不是不高兴,只是一时没反应过来,顿了一下才说,“嗯,是的。”

清境很开心地说,“恭喜你新婚快乐。”

安淳说,“去年就扯证了,你现在才说新婚快乐,是不是太晚了。”

清境道,“那你怎么没有早些告诉我,你这是没把我当朋友吗。”

安淳只好安抚他,然后说抽时间去看看他,清境道,“你要来看我,务必带上你老婆,不然我是不会见你的。”

安淳说,“你知道威胁我了啊,还让我务必带上老婆。清境你也变坏了,想你大一时候多可爱……”

清境哼哼哼了一阵,才说,“人都是要变的。”

两人煲了好一阵电话粥,直到清境这边一个声音打断他,“你嗓子还没有完全好,又在和谁打电话。”

清境只好赶紧和安淳说,“你一定要带你老婆来看我,我挂了。”

他慌慌张张挂了电话,对冯锡道,“好了,没打了。”

冯锡无奈地摇摇头,走过去亲亲他的额头。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