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子书

第639章 否极泰来(2 / 2)

1个月前 作者: 穆兰
第639章 否极泰来

“希悠——”苏以珩轻轻松开方希悠,注视着她那流泪的脸庞,压低声音,“有些事,咱们得未雨绸缪,你,明白吗?”

方希悠却只是流泪,不说话。

“这次的事之后,你也应该知道,你对阿泉的影响力会下降,你得想其他的办法,我们,得想其他的办法。”苏以珩道。

“难道,他,除了你,他身边还有别人——是谁?”方希悠问。

苏以珩微微摇头,松开方希悠,道:“暂时还看不出来,不过,那是迟早的事,迟早会有人替代我。”

说着,苏以珩叹了口气,喝了口酒。

方希悠看着苏以珩。

“别说是咱们,颖之那边,你没发现,她也在行动吗?”苏以珩道。

方希悠擦去眼泪,对苏以珩道:“颖之身边的刘团长,你知道吗?他最近好像有什么反常的行动。”

苏以珩看着方希悠,方希悠便把李璐告诉自己的事告诉了苏以珩。

“杨思龄那件事的时候,他一直在颖之身边,后来杨思龄突然死了——”苏以珩陷入了深思,“杨思龄临死前,跟我透露了那次偷取那些,那些东西的下落,我派人去找了,可是现在还没有找到,当时刘团长和颖之也在——”

说到这里,苏以珩和方希悠猛然间找到了他们要的答案。

两个人盯着对方。

可是,方希悠说不出话来,久久的,她一个字都说不出来。

等到她能说出来了,却是捏紧的拳头重重地砸在了吧台桌面上。

眼泪,愤懑的眼泪,在她的眼眶里,打转着。

“以珩,我该怎么办?”方希悠问道。

对于苏以珩来说,此时的方希悠,似乎陷入了人生中最为艰难的境况。关于她的曾泉的婚姻,在发生了一个又一个人为又非人为的事件后,走到了这样破碎却又无法割舍的转角。

“我绝对不会把他交给别人,绝对不会让任何人夺走属于我的一切!”方希悠说着,看着苏以珩,“以珩,我,该怎么做?”

苏以珩看着方希悠,道:“希悠,现在对于你来说,说忍辱负重一点都不为过,如果你没有忍辱负重的心,一切,都是空谈。”

“你放心,我,什么都能做到。”方希悠的神色果决,道。

“首先,就是要和迦因的关系破冰——”苏以珩建议道。

方希悠没说话,只是打开自己的手机,把一段加密的视频递给苏以珩看。

苏以珩接过来,仔细看着。

“这是,你怎么得到的?”苏以珩看完了,问道。

“是娇娇发给我的,她在家里偷怕到的。”方希悠说着,叹了口气,道,“你看,都到这地步了,我怎么和苏凡破冰?只要没人注意,他们就这样——”

“希悠,这件事,我觉得,是你想太多了。”苏以珩打断她的话,道。

“我想太多?”方希悠看着他,反问道,“作为兄妹,这样搂搂抱抱,正常吗?你会没事干和敏慧单独待在一起搂搂抱抱、打情骂俏?我这也是误会吗?何况,苏凡当着夫人的面,狠狠地把我批了一通,说了我一大堆,什么行为不当、有失国体之类的意思。你觉得,我还能和她破冰?”

苏以珩把手机按掉,放在吧台的桌面上,推到方希悠的手边,道:“我和敏慧的确不会那样,可是,你觉得,如果有人把咱们这样独处的情形拍下来,给阿泉看,或者给顾希看,会是什么效果?他们两个看着,是不是和你刚才说的一样?”

方希悠,顿住了。

“阿泉的行为,的确是欠妥,毕竟,毕竟他和迦因的事,他们两个都心知肚明了,这样不知避讳,的确是会给人留下把柄。可是,既然是前几天娇娇发给你的,那,应该就是你和沈家楠的事,事情出了之后吧?”苏以珩道。

方希悠,点头。

“这件事,阿泉说又没法说,在心里压着那么憋屈,总是会受不了的。现在你觉得你受不了,咱们在这里聊天,我陪你聊,阿泉他,他想在迦因面前聊一聊,调换一下心情,寻找一下依靠,是不是也正常呢?毕竟,就算他和迦因的事过去了,可迦因也是他曾经喜欢过的人——”苏以珩劝道。

迦因之于阿泉,就如,你之于我!

“希悠,关于阿泉和迦因的事,你,不能再揪着不放了,你继续揪,除了让你自己不舒服,让你和阿泉越走越远,还能怎么样呢?一点好处都没有。”苏以珩道。

方希悠,一言不发。

“而且,继续揪着迦因,要是传出去,被人利用你们之间的矛盾,挑拨你们,或者挑拨霍书记和阿泉,对于大局才是真正的祸害。”苏以珩道,“这一点,你不清楚吗?而且,你这样子,夫人和首长怎么看?任是谁都觉得这件事过去了,不该再提了,可你抓着不放,夫人和首长,除了觉得你心眼小、不容人不容事之外,还有什么呢?他们这样看待你,对于你来说,才是麻烦。”

方希悠,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。

“我以前和你说过,幸好阿泉喜欢的那个人是迦因,是他唯一的妹妹,他什么都不能做,如果他们没有血缘关系,你觉得阿泉还能一直这样沉着气?”苏以珩道。

“是啊,你,说的对,我,的确是,的确不能这样了。”方希悠道,说着,她看着苏以珩,“可是,心里,心里只要一想起来,就——”

“希悠,你现在要想,你要什么?到了这个时候,你的时间不多,阿泉的时间也不多,你只能抓住所有的机会和他修补关系。过去的事,真的,就过去吧,好吗?”苏以珩道,“你不能再这样伤害自己了,希悠!”

方希悠点头,道:“我,可以和苏凡修补关系。只要我对苏凡表示了足够的善意,阿泉,也就不会再认为我针对苏凡,漱清那边,也可以不用得罪了。过去的,他和苏凡之间过去的种种,还有他们继续在我眼前眉来眼去,我也,我也就,看不见了吧!”

“你啊!”苏以珩叹了口气,喝了口酒。

“还有什么?”方希悠看着苏以珩,问。

“还有就是,很重要的。”苏以珩看着方希悠,“以后,绝对绝对不能和沈家楠有牵扯,不能有来往,任何形式都不行——”

“这一点你放心,我和他,已经说过了,就,当做那件事没有发生。以后不再见面,不再联系。”方希悠道。

“如果真能这样,倒是好事一件了。”苏以珩道。

“什么好事?事到如今,我没有看出来一件好事,一点点都没有。”方希悠道。

“否极泰来。再怎么坏的事,总有好的影响。”苏以珩道。

“你别蒙我了。”方希悠苦笑了下,道。

“至少,你开始反思了,这,不就是好的影响吗?”苏以珩看着方希悠,道。

方希悠脸上的笑容,僵住了。

“这么多年,你和阿泉结婚这么多年,你们两个走成这样,你,从来都没有说过你错了,也没有反思,只是指责阿泉,然后,原地等待。”苏以珩道,“至少现在,你知道你要去争取了,哪怕是和迦因和解,你也愿意去做了。这,不就是好的方面吗?”

方希悠苦笑了,叹了口气,道:“就算你说的对吧!但愿,一切可以顺利。”

“希悠,缓和你们的关系,这是一个长期的工作,坚持下去,不容易。不要轻易放弃!”苏以珩认真地说。

方希悠点头。

是啊,比起和曾泉继续闹僵要失去的东西,倒不如,倒不如忍辱负重——

“你们怎么偷偷就喝上了?”突然间,房门开了,曾泉的声音传了进来。

苏以珩回头对他笑了,起身,和曾泉碰了一拳,道:“吃晚饭了吗?”

“好歹我也是二把手,连饭都不管?他们不想领工资了啊!”曾泉对苏以珩笑道。

说着,曾泉看了眼坐在高脚凳上穿着浴衣的方希悠,却没说话,对苏以珩道:“你先等会儿,我换个衣服就找你。”

“别急,反正我今晚不走。”苏以珩笑道。

曾泉笑了,关上门离开。

苏以珩看着方希悠,方希悠也看着他。

“你真是把我变成了婆婆妈妈的居委会大妈了。”苏以珩叹道。

“我知道了。”方希悠说着,便放下酒杯,走出了房间。

苏以珩笑了,一个人给自己倒了杯酒,静静坐着。

但愿,但愿他们两个会好转吧!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