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子书

第638章 你居然会这样(1 / 2)

2个月前 作者: 穆兰
第638章 你居然会这样

在地上慢慢踱了几步,曾泉对二秘道:“你派人去调查一下,记住,悄悄的,查一下那两家公司的情况,尽快给我报告。”

“是!”二秘说完,就退了出去。

“曾省长——”闵忠宇叫了声。

曾泉看着他。

“蒋书记治理荆楚多年,就算是碰上一两个公司和他有关,也,再所难免——”闵忠宇小心地说。

曾泉知道闵忠宇的意思,便说:“我知道,你是不想让我因此得罪他,是吗?”

闵忠宇不语。

“方书记要来查,我们就必须配合。不管事实怎样,我们要做的就是如实报告,不能让他被蒙蔽。至于该怎么处理,这是他的权利,我们就不用管了。”曾泉道。

“是,您说的对。”闵忠宇道。

可是,曾泉也很清楚闵忠宇对他的提醒并不是空穴来风。

虽说蒋书记在各种场合,公开的,私下的,都在说要给曾泉放权。这样的确是给了曾泉机会,可是,曾泉对此并没有感觉到怎么开心。毕竟,这样会对他的影响不好,是其一,好像他很专权霸权一样。其二,也会让外人觉得他没本事却要掌大权。而且,不管蒋书记怎么说,有个现实就是闵忠宇提醒他的这样,蒋书记在荆楚经营多年,属于从本省提拔上来的领导,各种关系盘根错节可想而知。就算他跟全省的部属说了要配合曾泉,可是,曾泉所有的计划安排,前脚说了,后脚就能传到蒋书记的耳朵里去,真是感觉自己时时处处在被监视。

曾泉来荆楚之前,他的前任也就曾经和父亲做过相关的报告,说荆楚的干部关系比较复杂。而且,从根儿来说,蒋书记并不属于曾元进的嫡系。这样的关系,毕竟还是有亲疏之分的。

这一切,曾泉怎么会不知道?

方慕白此番亲自带队前来荆楚检查反腐工作,并没有直接说针对谁,可是,蒋书记毕竟经营荆楚多年,查出来的问题,多多少少都会和他有关。但是,因为蒋书记这些年一直都属于不站边的状态,再加上荆楚这样的一个大省,也就成了各方争相拉拢的对象。就算是真有什么事,也,基本很难撼动他。

于是,闵忠宇便派人立刻去了曾泉家里,帮助家里的孙阿姨给方慕白夫妇收拾房间。

而当天夜里,因为曾泉不回家吃晚饭,方希悠也就没有回家吃饭,而是和秘书李璐一起去了市区一家淮扬特色餐厅吃饭。虽然有很多人想和她一起吃饭,可是,方希悠还是不太喜欢和那些人吃饭,免得有什么不好的传言,而且,也觉得没心情。

吃着吃着,手机就响了,是苏以珩打来的。

“怎么了,以珩?”方希悠问。

“呃,我晚上到你们那边,你,方便吗?”苏以珩问。

“你几点到?”方希悠问。

“我已经到了,闵忠宇说阿泉在开会。”苏以珩道。

“那你,吃饭了吗?过来一起吃吧!”方希悠道,便把自己的地点告诉了苏以珩。

“你,和别人吗?”苏以珩问。

“就我和李璐,没别人。”方希悠道。

转过头,她就可以看到不远处长江两岸那点点灯光,以及长江大桥上来回穿梭的车灯。

苏以珩愣了下,便说:“好,我马上就到。”

说完,方希悠就挂了电话,继续吃饭。

“珩少要到了吗?”李璐问。

“嗯,不用管他,我们继续吃饭。”方希悠道。

李璐“哦”了一声,便说:“顾小姐去了首长那边工作,大家现在对她的评价很高。”

“那也是顾希的专长,她做的好也很正常。”方希悠道。

李璐笑了下,没说话。

“还有别的吗?”方希悠问。

李璐微微一愣,忙说:“我听说,孙小姐搞了个项目,好像要和霍夫人合作——”

方希悠愣住了,看着李璐,道:“她们两个合作?什么项目?”

“说是挖掘和保护传统设计,服装类的。”李璐道。

方希悠点点头,道:“这也正常,她们两个在这方面倒是有共同语言。”

“是这样,不过,孙小姐那边的人说,这是霍夫人给孙小姐建议的。”李璐道。

李璐虽然离开了红墙,可是她这几年帮助方希悠在红墙的基层工作人员中间,建立了一张紧密的情报网。这也是方希悠早就计划过的,以免她离开红墙后被排挤在外。

就算是人离开了,可信息绝对不能断。

方希悠看了李璐一眼,点点头,道:“没关系。颖之那边,还有什么消息吗?”

“说到孙小姐那边,也不知道算不算是新线索——”李璐道。

方希悠看着秘书。

李璐便靠近方希悠,低声地在方希悠耳边说了句“孙小姐的那个特勤队长,刘团长,您还记得吗?”

方希悠点头。

“自从杨思龄死后,他就不见了,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。可是,他前几天又回来了,在孙小姐身边执勤——”李璐道。

“回来了又?”方希悠愣住了。

“是,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,咱们在孙小姐那边的人说完全没有线索。但是,可能是有用的——”李璐道。

方希悠陷入了深思。

那个刘团长,是孙颖之的贴身警卫,负责孙颖之那边的安保工作,以及一些秘密事件。

杨思龄的死——以珩和她说过,那是颖之干的,而且,当时,刘团长就在身边。

难道说,刘团长的失踪,是和杨思龄事件有关系?

如果有关系,怎么突然又回来了?

难道,他发现什么了?

只是,他能发现什么?颖之会派他去干什么?调查那个BoBo的来历?还是其他的事?

方希悠陷入了深思。

“颖之那边,有什么动向吗?”方希悠问李璐。

“暂时还没发现。”李璐道。

方希悠一言不发。

时间,慢慢流逝着。

等苏以珩到的时候,方希悠和李璐早就吃完饭了。

苏以珩一到,方希悠就让李璐回去了,自己和苏以珩在一起坐着聊天吃饭。

“你怎么过来了?”方希悠问道。

“过来看看。”苏以珩道,“你怎么样?”

“你问工作,还是别的?”方希悠问。

“呃,什么都好。”苏以珩道。

方希悠苦笑了下,道:“工作嘛,就是有点莫名其妙,没有头绪。其他的嘛,你也知道,我们也就那样了,也没什么惊喜。”

苏以珩叹了口气。

“顾希干的很不错,我要恭喜你了。”方希悠道。

“呃,那是她的工作——”苏以珩也不知道该说什么,见方希悠看着自己,便说,“你和她不一样,你别,太往心里去。”

“你觉得我是嫉妒了吗?”方希悠问。

“没有,我没有那个意思。”苏以珩道。

“你不用解释,我也明白。我离开了,顾希去了,肯定会有人觉得我会不会嫉妒顾希什么的,会不会失落什么的。不用担心,我不会那样的。”方希悠道。

苏以珩便没有说话。

“你吃饭吧,吃完了咱们去散散步。”方希悠道。

苏以珩便很快就扒拉了一点,吃完了,和方希悠一起离开。

“怎么了?看你心情,很不好。”苏以珩看着方希悠,道。

方希悠摇头,慢慢走着。

江风,从长江上呼啸而来。

方希悠裹紧了围巾。

“我们,上车吧!”苏以珩道。

方希悠停下脚步,长长地叹了口气,道:“我,和沈家楠——”

苏以珩,愣住了,盯着方希悠。

方希悠看着苏以珩,道:“我和他,上床了。”

苏以珩,彻底,震惊了,盯着方希悠,好一会儿完全反应不过来。

“你不在的这些日子里,这件事,已经彻底解决了。”方希悠道,“我和阿泉,没有离婚。”

苏以珩的确是反应不过来,在原地走来走去,可周围的人,完全不知道他们是谁,在这干什么。

“怎么,你,不说点什么吗?”方希悠问道。

苏以珩不说话,沉默了好一会儿,才看着方希悠,道:“为什么?”

方希悠看着他。

“为什么要这样?”苏以珩道,“你怎么会做这样的事?你怎么就不去想一想,你怎么就,那种事对你的吸引力就那么大吗?你就——”

方希悠不说话,只是看着眼前江面上那摇曳的灯光,听着那些货船上发出的悠长的汽笛。

“你不是这样的人,希悠,你怎么——我真的没办法——”苏以珩道。

“让你失望了,以珩。”方希悠道,“我就是这样的人,我从来都不是什么完美的人,我也有很多的缺点,只是,你们谁都不知道,你们——”

“你以为我不知道吗?你是什么样的人,我不知道吗?”苏以珩盯着她,道。

关闭